SherSHAW

松沼。日常污椴
自带材木cp滤镜 | totti过激极右派
偶尔写点东西 | 叫我潇潇会很开心哦
馆系列脑残粉 本格推理大好
随时stand by为岛田庄司绫辻行人爆灯

[一トド]Hey Bartender(1-2)

因为110日大概写不完全部

想想还是拉长线作战比较划算 毕竟后面的粉红部分还没想好

医生ichi x 酒保todo

社会人paro


只有一千来字 建议还是存起来看吧单看这章也没啥好看的


我也不知道会不会坑啊总之试一下连载吧



一、

那个新来的小酒保,还没成年吧。


不合时宜地穿着松松垮垮的白大褂的主治医师一松,斜斜瞟着吧台里的新面孔。之前这店的几个小伙子小姑娘调酒师换得频繁,他都记不清了。


这孩子似乎在这里已经工作了一个多月了吧。应该是逢单数日在职——他观察出来的。之前从未有一个在这里工作超过两周的兼职调酒师,同一款饮料隔几天就会因为人事变动,味道会变得微妙地不同,这一点令他有些不爽。


他工作得早。所以对不着调的年轻人难免有些愤世嫉俗的感受。


这个新来的孩子相当认真。样子更是十分地可爱——圆而亮的大眼睛,长长垂下的眼睫毛,以及上扬的微翘嘴角。


真像只兔子啊——一松想。注意到自己的眼神无意中与对方相撞,他本能般的别开了脸,掩饰般的咳了两声,紧了紧身上肥大的褂子。


他才不会去管什么在工作场合外禁止穿着白大褂的规定呢——毕竟他在医院可是远近闻名的一把刀,松野一松主治医师。能走上他手术台的人,就没有不能活蹦乱跳的下来的。除了性格也是出了名的像大便一样糟糕以外,他这个人绝对没有什么值得挑剔的地方,没有!


所以说那边那几个女人就别看过来了啊,没见过穿着白大褂的医生了吗?一松往那个源源不断传出窃窃私语的小角落飞了两记眼刀,几个穿着前卫的gal瞬间噤了声,并把眼神移开了去。


“结账!”饮尽最后一口麦茶,医师重重放下手中空空如也的玻璃杯,粗声粗气地招呼了一声。


“好的先生——”看上去聪明伶俐的,围着干干净净的黑围裙的新人小酒保向他举手示意,“这就为您结账!”


当这孩子欠下身为他收拾着桌面时,极近的距离让医生看到了他的胸牌,以及打在耳廓上的两个樱色透明骨钉。


松野椴松。

 

 

二、

那个家伙,绝对精神不太正常吧。


趁着那个男人低下头的间隙,面向酒柜擦拭玻璃杯的椴松忍不住在心里比起了中指。


被社团前辈介绍来的兼职,说是一连好几个学长姐都弄不定的工作,搞不好就是这个家伙的原因?


乱成谜的头发,土到爆的黑框眼镜,眼下的两个黑眼圈让人不禁怀疑这人的夜生活是不是乏味到令人心酸。


还有这人穿的什么来着?白大褂?


好吧好吧,就这么个货色喔——椴松漂亮的眼睛翻起了白眼。对付这种类型的人,他有的是办法——毕竟他自认为自己就是那种无论什么人都能妥帖驯服的,绝佳的猎手。


才不是因为这份兼职时薪高昂的原因呢——嗯,说出来椴松自己也不信。


“结账——”听到顾客的一声令下,椴松反应很快地举手示意,以最完美的笑颜面对着那个被老板视为头号监视对象的家伙。


毕竟是人称“可爱的王子殿下”的松野椴松嘛——被常来光顾的女孩子们这样称呼的椴松,打起十二分精神,直面那个一脸晦气的医生。


没错,老板,这份工作只有我能胜任,只有我,聪明可爱的松野椴松,才可以!


只是一贯在人前可谓八面玲珑,自信爆棚的椴松,大概在未来要栽跟头了。


因为在无意间正撞上医生并未带有攻击性的眼神时,他的内心少有地发出了一声由衷的赞叹。

 


等等。

这人其实,长得不坏啊。


【tbc】

评论(1)

热度(11)